昂首向前,再享魚水之歡

不再力不從心

 

 

性能力對男人而言,就像女人的漂亮衣裳,是生命的獎賞,雖非性命攸關,卻可能會影響到自尊、生活品質甚至兩性關係。因此,亙古至今尋找壯陽秘方是許多科學家與男性的夢想。直至1999年口服陽痿藥物首度問世之後,才得到革命性的突破。

 

對血氣方剛的年輕男性來說,一旦天雷勾動地火,以「墓仔坡也敢去」來形容熊熊的慾火,也不為過。等到年紀漸長,性反應變得不敏感,那話兒不太聽使喚,躺在床上什麼都不能做,即使太太沒有特別抱怨什麼,自己也會覺得異常失落。

 

從1999年台灣核准第一種口服陽痿藥物上市,至今已15年;在此之前,有勃起功能障礙困擾的男性,若想重溫床笫之趣,就只有陰莖注射、人工陰莖兩種選擇。陰莖注射是在行房前十分鐘,在陰莖的3點鐘或9點鐘方向,平行的把針打進陰莖海綿體內,但很多病人,一聽到要在陰莖上打針,就像女性要自己在乳房上扎針,光是想到會見血,就無法接受。人工陰莖要動手術,病患的接受度更低。

 

 

口服藥物問世讓男性持續做硬漢

 

口服陽痿藥物問世 之後,伴隨而來的成人性教育議題,讓原本是許多男性羞於啟齒的「鳥」事,得以透過專業醫師的教育,導正認知與態度,並建立及早就醫的觀念。

 

根據高雄榮總泌尿外科簡邦平醫師發表在《陽痿研究國際期刊(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mpotence Research)》的最新研究指出:首次服用口服陽痿藥物的患者中,約有一成患者(10.3%)低於40歲,且患者的平均年齡,呈逐年下降的趨勢,從1999年的65.1歲、2002年的59.3歲,下降到2011年的53.7歲註1

 

 

坦然面對,尋求正確醫療就能幸福直到老

 

簡邦平指出,「勃起功能障礙,本來就會發生在任何年齡,平均年齡逐年下降,並不代表現在的男性比較不行,而是經過十多年的民眾教育,有越來越多的男性,不會等到完全無法行房,才尋求治療。因此,有許多患有輕、中度勃起障礙的較年輕患者,察覺到有『力不從心』、勃起硬度不足以進行滿意性行為時,即會積極面對,因而能夠再現男性雄風。」

 

此外,他也強調勃起功能障礙,有如走路不良於行,想光靠自己的雙腳,走到目的地會很累、有可能走不到。若能好好跟教練學騎車、開車,會比較能輕鬆到達目的地。醫師有如性生活的教練,要有信心,鼓勵患者多嘗試幾次,患者也要與醫師好好配合,討論使用的狀況,把藥物的性能抓得更好,越有機會輕鬆駕馭,享受幸福。

 

 

註1:Data on the utilization of treatment modalities for ED in Taiwan in the era of PDE5 inhibitors,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mpotence Research (2014), 1–5